泵配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泵配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春运日均退票46万是怎么炼成的

发布时间:2020-07-13 21:13:56 阅读: 来源:泵配件厂家

今年春运伊始,各大城市火车票退票数量比往年有所增加,且增幅不小。在火车票仍“一票难求”的背景下,激增的退票量是如何产生的?

带着疑问,记者分赴上海、广州、武汉、成都等各大火车站进行调查,发现今年预售期首次延长至20天成退票陡增的主因。预售期延长本是好事,但这也使行程改变的可能性相应增加,退票数量由此增长。此外,不少人抱着订票越多越保险的心态,重复订票,到最后只能留一张,不少旅客由此退票。

铁道部运输局

今年春运前3天日均退票46万张

预售期延长是主因

铁道部运输局提供数据显示,今年春运前3天,全国铁路日均接受退票46万张,这不仅高于2012年铁路22.9万张的日均退票量,也高于2012年春运期间铁路25万张的日均退票量。

铁道部运输局有关负责人分析,今年春运期间铁路退票陡增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今年火车票预售期延长,从去年的最长12天预售,延长至今年的最长20天预售,旅客出行时间变更的几率大大增加。许多旅客因为工作、生活等各种原因导致出行时间变更,被迫选择退票。

铁路部门提示,网上购买的火车票可直接在网上办理退票,12306网站已经专门开设退票专区,每日7:00—23:00办理改签和退票等业务,办理时间不能晚于开车前2小时。

另据最新消息,今天12306互联网售票发售2月16日(初七)车票,售票量创出春运车票开售以来新高,售出364万张。(记者 鲍丹)

上海火车站

售票期延长致好事多磨

1月28日下午,记者在铁路上海站联合售票大楼的二楼退票改签处看到,近10个窗口前全部排上了队伍,甚至比一楼售票窗口的人还要多。这里每天从早上7点半到晚上22点开放,几乎没有空的时间。据了解,自1月20日上海铁路部门开设退票改签专窗以来,每天上海地区直属三大车站的窗口退票数为4000多张。

如果将网络退票的数量计算在内,今年高峰时的退票量已达1.5万张,而去年高峰时的退票量约为1万张。

在沪务工的曾佑华排在退票队伍里,他手上的一张车票显示“2月14日,L661重庆北—上海”。他告诉记者,自己原来担心节后买不到返沪的火车票,就通过电话订票随便“抢”了一张临客车票,但这趟车慢,全程需要30多个小时。没想到第二天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打电话又订到了2月15日的K1154次,这趟车时间比临客短,而且车子也干净舒服,虽然价格相差了1倍多,他还是选择坐快车。

而旅客肖晓峰手里拿着两张车票在等退票,一张是“2月7日,D379上海虹桥—宁波”,另一张是“2月7日D3217宁波—苍南”。原来,她是计划2月7日回苍南老家过年的,车票也是网上预订的。但因为在上海临时有事需推迟2天才能走,火车票是买不到了,她只能选择买飞机票回去。

据铁路上海站售票大厅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春运退票多,其中一个原因是火车票预售期首次被拉长至20天,时间越长,行程改变的可能性也会相应增加,退票数量由此增加。

但拉长预售期的好处也很明显,可以让旅客提前买到回家车票,还可以买好返程票,也可以使没买到火车票的旅客有更多的时间来选择其他交通工具安排行程;另外,铁路部门也能够及早掌握客流情况,合理调配能力。

另外,不少旅客重复订票也是造成退票多的主要原因。据了解,有的旅客订上了硬卧就放弃其他车次的硬座或无座票。目前,铁路售票系统仅针对同一天同一车次,使用同一身份证号订票的旅客有所约束,而对不同天同一车次或同一天不同车次,使用同一身份证号订票的旅客没有限制,这就让很多抱着“保险”心态的旅客重复订票,最后他选择一张最满意的,其他车票就作退票处理了。

铁路部门表示,这些退票肯定会全部回到网上公开销售。但旅客何时退票,哪些车次有退票,这些信息都不对称,铁路部门无法提前掌握,所以也就没有固定规律可循。

建议没有买到车票的旅客不要盲目候在售票窗口长时间排队等退票,不妨再多关注网上和电话订票“碰碰运气”,这样“命中率”反而高。同时,旅客应随时留意车站增开旅客列车的信息,因为铁路部门会根据客流情况安排运力,而紧张方向的临客车次会随时在网上售票。(记者 沈文敏)

武昌火车站

多数退票者属重复购票

28日下午3时,在武昌火车站退票窗口,记者看到前来退票的人并不多,两个退票窗口前共有30余人在排队,以大学生为主。

记者发现,退票的人群当中,几乎全是买了新票来退旧票的。

大学生小刘说,一开始担心买不到票,就先在网上抢了一张,后来发现没那么紧俏,现在又想和老乡坐一趟车并且也买到了票,所以来退开始买的那张。大学生张明则发动了亲戚家人为他抢票,结果都抢到了,今天来退3张票。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前来退票的大多是从网上买的票,买的时候几乎都是先抢一张保底,然后再抢最适合自己的那趟车票;也有乘客表示,预售期提前至20天让一些出行时间难以确定的人很受伤;还有一部分旅客是因为着急回家,更改了交通工具。

公司职员李先生手头有两张回成都老家的票:一张2月5日的,一张7日的。他说,买票的时候还不知道公司什么时候放假,现在日子确定了,就来退掉一张多余的,“买的时候是图个保险,怕回不了家。”

武昌火车站退票窗口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每天来退票的大约有2000到3000人,但比暑假的时候少得多。

相关人士表示,火车票退票手续费仅为票面款项的5%,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为春运火车票退票潮的上演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他建议,还没有买到票的旅客,及时多次查看购票系统,说不定能“捡漏”成功。(记者 付文)

广州火车站

所有退票都将公开销售

1月28日17时许,记者在广州火车站售票大厅看到:空荡荡的售票窗口只有为数不多的人在排队;而在站前广场的临时大棚下,退票窗口前排队的人却有不少。记者了解到,同样的情景也出现在广州火车东站及高铁广州南站。

正在广州火车站办理退票的湖南籍旅客黄东海告诉记者,得知今年春运提前20天订票后,他与同事一起订了2月2日回长沙的卧铺车票。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妻子2月2日还不能走,而且有同乡表示开车回家可以拼车,所以便赶来退票。

家在岳阳的刘君表示,自己在网上抢了两张2月6日的火车票,一张是高铁票,一张是普通卧铺票。经过权衡,决定坐高铁回家,就来车站退掉普通卧铺车票。

记者从广铁集团获悉,现在广东各大客运站平均每天办理退票8500余张,其中广州火车站日均办理退票4000余张,而去年这个数字为2000—3000张。

目前,广州各火车站日发送旅客30万以上,与之相比,春运以来每天退票的比例并不很高。

广铁集团同时表示,旅客在通过互联网购票成功后需要更改行程,尚未换取纸质车票的,可直接在网站办理改签、退票手续,但不得晚于开车前2小时,旅客无需到车站窗口排队办理。

退票或改签后新票票价低于原票的,应退票款按发卡银行规定退回购票时所使用的银行卡。已经换取纸质车票的旅客,只能在换票地车站或票面发车站办理。持带有“网”字标志的车票,退票后扣除手续费的票款会打入购票时所用的银行卡,退票窗口不再退给旅客现金。

广州火车站是发送旅客及退票人次最高的车站,广州火车站站长易剑波对记者说,目前广州火车站正常开放9—10个退票窗口,退票人数集中时开放最多20个退票窗口。广州火车站日均办理退票比平时有所增加,但相对于日发送16万—17万旅客来说,这样的增长在合理范围之内。退出的车票将直接回到订票系统,供新的旅客抢订。

根据以往经验,随着春运进一步临近年关,旅客的选择进一步减少,这样的退票也将逐渐减少。(记者 李刚)

成都火车站

退票时请带好票面证件

1月28日上午,成都火车站售票大厅入口处,工作人员有条不紊地引导着前来购票、取票、改签或退票的旅客。

大厅内,虽人流穿梭,但秩序井然,没有拥挤、忙乱的感觉。

记者跟随肖文红母女,在工作人员引导下,来到退票窗口。来自西昌的肖文红前天带女儿来成都做手术,把她脸上胎记去掉。

“欧式双眼皮多少钱担心春运票不好买,当天下了火车,我就订了28日下午4点多的票。谁知去医院全国最好的银屑病医院挂号,挂成了今天下午的号,所以不得不退票。”说着她扬扬手中的票。女儿手里拿着已经买好的29日的票,亦步亦趋地紧跟着妈妈。

到上海的王先生手里拿着3张票,半个月前在网上买到一张硬座,10天前又在网上买到了硬卧上铺车票,幸运的是,28日晚又在网上买到了一张硬卧下铺,于是,就把前两张都退了。

“由于网络订票时间加长了,延至20天,很多人怕买不到票,就多头订票。所以,互联网退票也最多,占45%—55%。”成都火车站党委副书记邓鸿告诉记者,“我们在做客票调查时从旅客中了解到,他们也不是恶意占用。有的因为定不下具体出行日期,于是就把可能出行那几天的票都订上。有的是因为工作关系,票订了,单位有事,请不了假,走不了。”

“再加上,现在5%的退票费很多旅客都能承受。”邓鸿补充道。在他出示的一张成都火车站27日全站退票表上,记者看到当日共退票12134张,其中,名列榜首的成都至上海的K698退票101张。

成都火车站设了4个退票窗口,记者在窗口观察了半个小时。窗口前,排队不长,基本上从排队等待到办结约需5分钟时间。

工作人员提醒,退票时持票面证件退票。有几个人就是因为没有证件没退成。(记者 王明峰)

汉中西服订做

临汾西装订做

丹东设计工服

汉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