泵配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泵配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咸阳政协主席回应数千万文物失踪现在说不清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4:33:00 阅读: 来源:泵配件厂家

卓登当年捐出书法手迹时的登记表(局部)

提起自己捐赠的于右任书法作品如今不知去向,卓登非常气愤

20多年前,卓登将家藏的122件于右任书法手迹捐给了咸阳市政协。

20多年后,这些书法作品去向不明。

记者连日来经过大量调查获悉,上世纪90年代初,三原县有关方面曾以借展为名,“拿走”了5大箱经过装裱的书法作品。

5大箱书法当时被“借去展出没有归还”

“卓登先生当年确实捐出了122件于右任书法作品,这些物品后来装裱存满了5大箱。上世纪90年代初,5箱书法手迹被三原县有关方面借去到深圳展出。”昨日,当年负责这批书法手迹保管工作的赵素娥,向记者透露了引起广泛关注的于右任书法的去向。

提起1986年捐出122件于右任书法手迹的事,62岁的卓登出示了4张《卓登同志所捐字画简明登记(表)》原件,在最后一页的签字处,除了他以及第一届咸阳市政协主席刘长凯、副秘书长路桦等人的签字外,还有当时咸阳市政协行政科工作人员赵素娥的签字。今年62岁的赵素娥透露:捐出手续完成后,他们对书法进行了拍照、登记,然后送去装裱,裱后由她经办保管。

赵素娥记得,是1989年换届后的第二届咸阳市政协时期,有关领导和三原县一名县级领导“拿走了5大箱书法手迹”,说是“要到深圳去展出”,但当时没有归还。1992年,赵素娥调离原部门,就不清楚后面的事情了。据她分析,卓登捐出的于右任书法手迹“可能还在三原”。

记者昨日调查得知,当时与咸阳市政协合作在深圳展览于右任书法手迹的三原方面经办人之一,是时任三原县委副县级顾问崔德志。他向记者表示,因事隔久远,展览事宜记不清了,让记者“拿当时的借据再来谈”。

跟随于右任24年 积累数百幅书法真迹

卓登家门楣上并排悬挂着于右任和其父卓敬亭的照片,显示出卓家与于右任不同寻常的关系。

卓登说,其父卓敬亭跟于右任是咸阳老乡,两家村子离得不远。于右任特别信任卓敬亭,当年一直把他带在身边。卓登现在还保存着于右任给卓敬亭签发的一份委任状,“兹派卓敬亭为本院办事员”。

卓敬亭跟随于右任24年。平时,于右任写书法时,对有些不满意的作品,就让卓敬亭扔掉,但卓舍不得扔,而是保存起来。就这样,20多年下来,积攒了大量于右任书法真迹。

当年,卓敬亭在南京于公馆工作,将老母亲从泾阳接到南京。1944年,卓母在日军轰炸中惨死,这对他打击很大,于是告别于右任,回到泾阳老家。临别时,于右任赠送他一些书法,表达对卓敬亭的感情,还说,战乱时期,生活艰难,关键时刻可以变卖书法,换口饭吃。

卓登说,当时很多村民都知道卓家有“宝贝”。每年农历六月六,父亲都将所藏的于右任书法拿出来晒太阳,随后再藏匿起来。卓登记忆中当时家里大约藏了大大小小600多幅于右任的书法。卓敬亭当年把一部分送给了当地的头面人物,而更大一部分,在“文革”期间被抄家抄走。但这些都不是“精品”。

家藏于右任书法精品 一件不留全部捐出

为了防止盗、抢,卓敬亭把剩下的于右任精品书法,铺整后藏匿在衣柜底部的夹层里。在这样的秘密保护下,122件于右任书法被安全保护下来。这些就是1986年卓登捐出的那批于右任书法。1966年,卓敬亭去世之前,叮嘱儿子卓登保存好于右任的书法,以备不时之需。

有一年,卓登在礼泉县烽火镇修建水泥厂。一天,在与甲方的一些朋友吃饭喝酒时,“酒后吐真言”,说出了家藏的秘密。从那天起,卓登农村老家就没消停过,“小车来往不断”,“地方的、省上的”,“都是要求看于右任书法真迹的领导”。卓登每每把藏品“摆满一炕”,前后折腾了两个星期。在这种情况下,卓登索性捐出了122件藏品,一件也没留。捐出的那一天,由于藏品众多,从上午登记造册一直到晚上才签字,卓登记得,他签名时专门写了时间“晚10点”。

卓登并不后悔,“全捐了,人安全”,但是现在他要知道这些捐出书法的下落。

咸阳有关方面称正在调查

当年接受捐出书法手迹的经办人之一、咸阳市第一届政协副秘书长路桦老人,昨日在咸阳一家中老年活动站与卓登面谈。他已70多岁,只记得1986年卓登捐出的于右任书法中有一组“千字文”。卓登说,那一共有17张,高约2米。

但路桦也没说清书法手迹的去向。当日下午,他又给卓登打来电话,说他查了当年的笔记,在卓登捐出书法后不久,卓登又来领走了几幅“委任状”、旧信封等遗物。

昨日下午,记者打通了咸阳市政协主席李孝民的手机,询问卓登捐出书法的去向。李孝民说“现在正在调查,还说不清”。

卓登告诉记者,在端午节前几天,有关方面曾派人与他联系,让他“把这件事压下去,不要再让媒体报道了”。卓登不为所动,说:“我有那么大的能耐吗?我只想知道捐出的那些书法现在在哪儿?”

卓登为这批所捐作品的去向问题不堪其扰,手机也响个不停,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记者约访,亲朋好友也纷纷致电问个究竟。还有人发来短信,威胁他“小心点”,卓登看后很生气,直接删除了。他的儿子也打电话让父亲多加小心,卓登说,不怕!事情已经曝光了,“有人可能坐不住了吧?我只想问问捐出的那些字画,现在到底在哪里?”

说话间,卓登的手机又响了,铃声是那首欢快的歌曲《嘻唰唰》——“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卓登说,铃声是儿子给他设置的。

九十年代曾大面积征集过于右任书法作品

三原县某部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领导昨向记者介绍说,上世纪90年代,三原县曾大范围通过捐赠、征集和租用等方式,将于右任书法作品汇集到三原,并有组织地先后到北京和南方等地进行展览,同时也为筹建于右任纪念馆做准备。

当时很多作品由三原县政协保管,后来在群众和政府有关领导不停呼吁下,于右任的书法作品才从三原县政协转到文物部门或于右任纪念馆。

该领导介绍,对于征集来的文物,从刚开始管理比较正规,到后来管理松散,经常有“缺少”现象发生。以至于在上世纪90年代末,三原县一名刚上任的县委副书记,在文物字画的数量移交工作中拒绝签字。对于民间传说的“捐赠来的于右任书法作品被私分”的现象,他表示说,这种现象也不是没有可能。

相关阅读:

陕西咸阳市政协前官员称于右任作品可能丢失陕西咸阳政协被指曾私分24年前受捐文物咸阳市政协疑私分数千万文物续:举报人遭威胁(图)咸阳政协主席回应数千万文物失踪:现在说不清(图)咸阳政协被指曾私分 24年前受捐文物(视频)

室内烤漆木门货源

工业修补剂批发

巷道隧道铲车图片

实验室乳化机货源

相关阅读